大发PK10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PK10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12:13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上说了吴立祥的事情后,私信里也有不是我们学校的女生,跟我讲述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。有女生在初高中的时候被老师触碰了,到现在还是会惧怕男生的触碰。我感到很难去用言语去帮她化解这样的创伤,怎么作为一个男生,让她打开心结,很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愿意指证吴立祥的女生人数是远远多于男生的,大约1/3是男生,2/3是女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前针对鲍毓明涉嫌性侵养女的事件,我的好朋友、博主刘大可发了一条微博说,“强奸,说破大天去不过是一次痛苦的性交而已。”听到这个说法,我脑袋就很大,他想表达的其实是我们不要去污名化性和受害者,但是强奸不只是有性,更大的一部分是对受害者施加的暴力,不能淡化了事情的严重性。我知道他是站在两性平权的角度来发表自己的看法,但是他却缺少了与另一个性别群体、另一个人共情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一个女生朋友,到前两年我都还是不能理解她。她天黑了就再也不出门,出门一定要很多人陪着。有一天她的几个合租室友搬家,她推开门之后,整个房间是空的、黑的,她就蹲在楼道哭了,跟我发短信说她好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完我就退群,发了朋友圈和微博,这也是我第一次公开去讲这段回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书越的微博记录了许多对性别议题的讨论和对女性权益的关注,他想说,“最重要的是去尊重一个人真实的痛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单独关税区地位的法律基础源自世贸组织协定,是经中国政府同意,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》确认,由世贸组织多边规则确立,获得其他成员认可的法律地位,不是来自某一成员的单独赋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收到了很多私信,那些女孩,她们比我更勇敢。因为在今天的观念当中,(性骚扰)还是一件不太可说的事情,把不太可说的事情说出来了,代表承受了更大的压力,更应该尊重她们的痛苦和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我发了吴立祥的微博,评论里有同学攻击我,是一个女生,她质问,要求蹲着做俯卧撑、问裤子是不是紧了、摸了一下手拍一下头是性骚扰吗?“你们都好金贵呢。”甚至在面对同一个性别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,她是站在男生的角度上去设想的。这就是厌女症,觉得女性的感受是不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了大学,我接触到一门课程叫做Culture Study(文化研究),好像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。这门课讲现代主义、后现代主义、结构主义、女权主义、东方主义、殖民主义……我第一次知道女权主义其实讲的就是两性平权,女性是第二性。